第477章 被锁住的人
书名:帝少,夫人马甲又掉了 作者:初心 本章字数:2305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6 16:24:48

这……

十四眼睛里闪过一抹悔意,他刚才就不应该让孩子出去说的!

小朋友年纪小,所说所做都是看大人吩咐,这下突然被问到自己完全没听过也不了解的内容时,整个人都呆住了。

阿贞叹了口气,刚要开口就被俞锦打断。

俞锦轻飘飘地来了一句:“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?午饭之前我去找了明巍,并且跟他说了一些话,从而促使他和陆来等人离开了村子。”

阿贞顿了一下,握紧拳头走向俞锦,“果然是你,我就知道是你!”

猜测跟真正听到答案,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感受。

前者只是进行合理推断,而后者……那意味着她完全被个小毛孩子摆了一道!

阿贞越想越气,什么话都往外说:“你们这些药师,从骨子里到心眼都是坏的!还说我们这些毒师心狠手辣,我看不择手段的人是你们才对。”

说着,她猛地从怀里掏出一把药粉往天上撒去。

身后的人还来不及阻止,那漫天飞舞的药粉就迎面撒了所有人一脸。

只见半分钟时间不到,所有被药粉沾染到的人都手脚无力地瘫软在地,甚至有人出现了呼吸急促的症状。

就连俞锦也不例外,她的脸整个涨得通红,“咳咳咳……”

十四捂着口鼻上前阻拦,“你这是在做什么?难道你忘了她是我们所有人的药吗?”

“如果她出事,你我死了倒没什么,可这些继承了毒师衣钵的孩子将来该怎么办!”

阿贞转头扫了他一眼,“从刚才开始你就很古怪。我让你说的事情你闭口不答,我不让你说的话你倒是比谁都说得开心!”

十四心头一跳,突然沉默了下来。

可随着俞锦的咳嗽声越来越大,她的呼吸似乎出现了很大的问题,竟然隐隐有窒息的情况!

原本在旁边看情况而动的守卫们也忍不住了,“阿贞,大家都知道明巍只是我们选出来的一个傀儡,你才是我们的主心骨,当然这些事情也应该由着的决定来,可是……”

阿贞哼了一声,“怎么?现在你也要反驳我?”

守卫们摇摇头,“不是的,我们只是在想,如果俞锦死了,短时间之内不可能会有第三个药师出现,那么谁来解毒?”

“就如同十四的话一样,我们这些活了二十多年的人死了是没什么,可这些孩子该怎么办?他们年纪这么小,在我们走后如何懂得照料自己呢?”

不远处,俞锦的呼吸越发微弱,就连咳嗽都听不见声音了,脊背一点点弯曲,最后竟然任由自己摔到了地上,还发出好大的一阵声响。

见此,阿贞彻底放下了怀疑的心思,将一瓶黑色的药水递给身边的人。

她说:“我没有对俞锦下毒,只是用了一些药物迷惑了她的身体,让身体误认为自己过敏了。你将这个放到她鼻子下,一分钟后她就没事了。”

十四松了口气,旁边的几个小孩子也都忍不住看了过去。

果然,就如同她所说的一样,一分钟后俞锦醒了过来。

阿贞算了算时间后说:“我并不想对你动手,所以我会给你一条活路。在明天的太阳升起之前,只要明巍能带着那两个人回来找你,我就能放过你。”

反之,俞锦跟那三个人都得死。

……

山上,明巍在快找到位置的时候突然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,旁边的陆来吓得直接上手捂住他的嘴。

“你这是在干嘛!知不知道这里有多危险,如果被发现的话该怎么办?”

左凭澜一脸认真地看着这对情侣,“难道你们就没有发现,我们上来的这一路上非常顺利吗?”

陆来跟个机器人似的,僵硬地一下一下扭动脖子转过去看他,“你是说……”

他随手指了个位置,“喏,我们早就已经被发现了。”

在左凭澜指的方向,已经有好几个彪形大汉手举棍棒站在那里,在浓重的夜色下,他们眼睛里闪烁着吓人的精光。

陆来二话不说拿起武器挡在了他们前面,“这里就交给我来应付,你们快进去!”

左凭澜惊了,“不是吧?这可是毒师组织的根据地,这里的毒师绝对不只是我们刚才看到的这些数。”

“而且你刚才还说危险,这下怎么开始打算一个人硬抗了?”

明巍什么也没说,揪住他衣领子将人拽了进去。

他知道,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,陆来都是维和部队的一份子,那份保卫世人平安的心永远也不会变!

即便知道危险,她也会如同将军一般挡在最前头。

陆来握紧了手上的武器,对着来人说:“我是药师,这次上山是为了拿药材为你们解毒,村子里物资匮乏,即便我有心也无力。”

那几个彪形大汉将信将疑地看着她。

而屋子里,明巍四处摸索都没找到灯源开关,只能摸黑上去问:“我知道山上有人被困在这里了,如果你现在意识清醒的话就弄出一点动静让我听到。”

下一秒,东西滚落在地的声音响起。

明巍连忙上前,连同左凭澜一起将人带到了月光照过来的窗户处,在月光下他们看到了此人的脸。

明巍不认识,但左凭澜却是一脸惊讶,“我知道你!你可不就是俞锦的师傅吗?难道你提前知道了这一切的事情,所以特意来这里等我们?”

出现在这里的,正是许久都不见踪迹的秦易。

秦易扯动嘴角想说话来着,但嘴巴刚张开一点就忍不住吐出了一大口黑色的血。

明巍的脸色顿时变得凝重起来,“你中毒了?”

他四处查看,最终在秦易的手臂上发现了一道濡湿的水迹,低头一看才发现是绷带下的伤口渗透出的血迹。

绷带上已经被黑色的血染黑了,正一点一点地往外流着。

左凭澜也知道这事的重要性,取出包里的解毒丸想喂他,“这是我一直随身携带的万能解毒丸,无论是中了什么毒,只要服下就能立刻见好!”

可秦易却偏过了头,“我知道自己今日必有一劫,我的死是天意,任何灵丹妙药都救不了我。你……自己留着吧。”

他吐了几口血,忍不住问:“俞锦还在山下吗?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